一个微小的账号

恐れず揺るがず妬まず恨まず 誰よりも強かに麗しく世に咲き誇る女になりなさい

【箱根骨科/性转】花

非常短小,一期手游女主出没注意,私设多,性转百合向慎入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箱根由纪根本就不像是个女孩子呢。
这是谁告诉自己的来着……英语课发呆的时候,在澡堂里泡到几乎睡着的时候,偶尔由纪也会试图追溯这印象的来源。当然,最后这努力总是以失败告终——她本身就不是善于思考的人,所以最后她也只能嘿嘿地傻笑着,说不出一句否认的话。不过,她倒也不反感这说法。
因为,每当听到这话时,接下来总是一句“你们姐妹俩果然很像呢”。
恶意也好,调侃也罢,这样的评价对箱根由纪而言,毋宁说是最高的褒奖吧。
自己一直是看着姐姐的背影长大的啊,自己最喜欢的、世界上最棒的姐姐。利落的短发、挺拔的身姿、成熟而美丽的曲线。棱角分明但看向自己时,却总显露出不相称的柔和的、冷艳的面容。当然还有黄昏时从黑玉汤的厨房飘出的香气,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,还有那时姐姐穿着妈妈留下的旧围裙的温柔侧影。
“确实是妈妈的感觉啊……”
“很难想象幸子小姐也会有这样的一面呢。”
偶然结识的学姐们在品尝过姐姐做的饭团后交口称赞。
“有妈妈的味道。”除了敦子学姐做的咖喱之外,难得有别的什么食物得到小烟学姐如此高的评价。
可是,自己反感这样。
姐姐就是姐姐,不是妈妈,也不是别的什么。或者说……自己也不想有那么一天,只属于自己的姐姐,也成为别人的妈妈吧?
不擅长思考的由纪说不清楚为什么,只是反感而已。
但是,不管愿不愿意,总有一天,也会有别人成为自己家的孩子的。所以,自己一个人……什么的,也没关系的。箱根由纪沉到水面下吐着泡泡,只露出头上顶着的小黄鸭——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是和学姐们在一起,可是今天的心情,却突然变得很不好。
“诶?”
不知不觉之间,身边来了别人。
“纱乃!”见到好久没有联系的初中同学,由纪骤然间有些激动。在箱根由纪并不愉快的校园生活里,纱乃是少有的没有跟着其他学生起哄的人。这当然是因为纱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和狭窄的交际圈,她们的关系也不见得多亲近,可是由纪居然还记得自己,这让纱乃多少有些意外。*
“由纪,好久不见!”纱乃盘起黑发,走到浴池边放下手中的便当盒,“请收下这个,非常抱歉,虽然是吃剩的东西,请不要介意……”
“谢谢,完全没有关系!”虽然猜到由纪的反应,但纱乃还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同时在内心吐槽着妈妈这种失礼的行为。
“真是抱歉,之前我也和母亲说过这样太失礼了,但因为家里暂时没有新的食材了所以……”
“纱乃不用介意,阿姨也很辛苦吧?”由纪转过头看着纱乃,鲜亮清澈的红色眼睛在缭绕的水汽中仿佛蒙上了一层云翳,看不清其下蒸腾的情感。
“嗯……最近家里浴池坏了,也是很大的一笔开销呢,还有应付各种应酬也是,真担心妈妈一个人忙不过来啊……”刚才还有点无措的纱乃突然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般,絮絮叨叨地说起来。
没有参与校园欺凌的纱乃其实还有一个特别的理由,对谁都没有说的理由。
那天因为例行值日,纱乃的回家时间比平常推迟了。在几乎沉入地平线的夕阳下,她看到了那个身影。
“妈妈。”她差点走上前去,自然地招呼对方一起回家,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认错人了,那个高挑的背影,和母亲并不一样。那是独自经营着这家黑玉汤的老板,箱根家现在的女主人,箱根幸子。
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相同的话,就是背上几乎能将人压折的、生活的沉重吧。可是对方的年龄,明明才刚到母亲的一半啊。
纱乃正站在原地发呆时,从黑玉汤的门口跑出一个身影,柔软的金发和明亮的红色眼睛在夕阳下闪闪发光。
“姐姐,欢迎回来——”
“啊,谢谢。今天有温泉馒头哦。”
“哇,太棒了!”箱根由纪兴奋地揭开盒子,旋即像被针戳破的气球一样蔫了下去,“可是,馒头有九个,不能平均分成两半啊……”
“由纪,你还在长身体,多吃一个吧。”
“不,姐姐才是,因为姐姐平时比较辛苦,所以多出来的一个应该给姐姐!”
黑玉汤的门口被毫无意义的争论声充斥着。这样下去馒头很快就凉了吧,纱乃无声地笑笑,转身离开。
那天的夕阳,仿佛落进了自己的心里,直到如今,都暖洋洋的呢。
“纱乃,怎么了?”由纪的声音将她从回忆里拽出来。
“没什么……时间差不多到了,由纪,我先走了。”吹干头发平淡地道别之后,纱乃留意到了窗沿上的那束花。
“开得真好!”纱乃走到窗边,发自内心地赞叹,“是幸子姐姐插上的吗?真的很适合她呢。”
“诶?”
自己好像……从没有听过姐姐被这样评价呢,那个成日埋头于柴米油盐,唯一的爱好是砍柴的姐姐吗。那个从自己记事起,就没给人留下过少女印象的姐姐吗?
箱根由纪凝望着花瓶,若有所思。鲜红的瞳孔中,荡着微微摇曳的花瓣,还有透明瓶身里微澜的清水。
真的很相配呢,那花朵的颜色。美艳而不张扬的、温柔的红色,和姐姐的眼睛一样的红色。*
或许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姐姐吧。
箱根由纪躺在剧院冰冷的地板上时,眼前再次闪过这个念头。她伸出手,努力想触到那抹温柔的红色,可自己目力所及,只有无边无际的、血的猩红。无力地收紧五指,想像小时候那样扯住姐姐的裙摆,可是明明已经长到了也能够像姐姐一样穿着及膝裙的年纪,最后那只手却还是砸在冰冷的地板上。
箱根由纪想起了姐姐在那档电视节目里战斗的身姿。没有飞扬的裙裾与造型可爱的魔法棒,属于她的世界,是飒爽利落的披风与长靴,是利刃相交时金属的哀鸣,是见血封喉拳拳到肉的、真正的战斗,然后还有……死亡。
在谎言和欺骗的世界,抱着唯一真实的正义与理想,拼上不能再来的性命去战斗。何其残忍,可这就是英雄的真相啊。
向往着Maximum的人们,眼中所见真的是她吗?
无论是作为英雄的姐姐,还是作为少女的姐姐,自己眼里的姐姐,永远只是会予取予求地给自己做超大分量的饭团、在自己狼吞虎咽时笑着擦去自己嘴角的饭粒的姐姐而已。尽管那个姐姐,已经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必须喜欢真正的姐姐,必须把她自己的生活还给她。作为Maximum也好,作为自己的姐姐也好,还是作为女性箱根幸子也好,只有当这些碎片合为一体,才是完整的她。自己唯一不能容忍的,只有让支离破碎的她,被带去那个陌生的世界。
一个人很不安吧?很寂寞吧?我不会丢下你,无论何时都不会。
所以,你也不要丢下我。
“姐姐——”
在席卷而来的不安和黑暗中,在无边无际的孤独的尽头,箱根由纪听到了那个声音。
那天的晚饭后,姐姐在温暖的灯光下擦拭着花瓶,然后给花朵添上水,目光、声音和动作满是难得的轻柔。
“由纪,你知道……那朵花,是什么意思吗?”*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手游女主的名字是随便捏的
*箱根市的景点强罗公园以杜鹃花闻名
*杜鹃花的花语是“永远属于你”

评论(2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