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微小的账号

恐れず揺るがず妬まず恨まず 誰よりも強かに麗しく世に咲き誇る女になりなさい

犯病了写个放飞自我的脑洞

家乡被鼯鼠星人侵略了,想请强罗出山拯救自己家乡的双子……最近脑洞越来越深井冰超展开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他们”来了。
如果你要问我“他们”是谁的话,我只能回答我也不知道。
那时三岁的我还太小,小到大人口中那一长串陌生的名词留在我脑内的印象,就像荷叶上滑过的水珠。UFO也好外星人入侵也好,这种科幻故事情节般的往事,回想起来也只剩下收音机内传出的严重失真的声音。我唯一能记住的,只有身体所能感受到的,兄弟两人抱在一起听着头顶飞机的轰鸣与炮弹的响动时,彼此身体的温暖。
在度过了防空洞里的九个月之后,我们终于重新见到了阳光与土地——只不过,那些都已经是“他们”的东西了。
“他们”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东西。他们的文字,他们的驻军,他们扶植的政权,他们制定的宪法……当然还有遍地的战火,还有在那之中与无数人一起蝼蚁般消散的、母亲的生命。
父亲开始成天成夜地外出。我不知道缘由,只是和日彦一起用着不熟悉的字母拼写自己的母语,在硝烟味还没有散尽的街头排着队领今天的面包。每天夜里回家打开电视,怎样换台都只有仙女星联邦电视台的男主播铿锵有力的声音,他说生活的艰苦只是一时的,举国上下无论男女老幼,都应该勠力同心共度难关。
如果我们还有国家可言的话。
战后像我们这样的孩子多得是,没有人在意我们是否孤独,在全球一片废土、人力资源稀缺的阶段,每个人都是一份钢筋水泥,时刻准备着要凝固成全新的社会秩序。
也没有人给我们讲睡前故事,所有的童话书和连环画都被作为用母语写就的出版物而遭到销毁。我们只有那台老旧的电视可以看,而那台电视上大部分的频道也成天只有无聊的新闻。就在那时,我们看到了那档真人秀。
真是个难看又低俗的星球,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守护的……看着节目中偶尔出现的当地风土人情,我和日彦有时候也会皱起眉头吐槽。
但是无论怎么说,都还是好嫉妒他们啊。
一无所知地被守护着、理所当然地生活在和平与安宁之中,有赖于那个人战斗的身姿。或许他有一天也会知道,自己的战斗不过是斗兽场中的戏码吧,但无论如何,他真的守护了那颗星球啊——即使在别人眼中看来,不过是与风车战斗的骑士般荒谬可笑的行为艺术,但毋庸置疑,他就是我们眼中的英雄。
……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,却又无法改变任何事的我们,没能保护自己的家乡与祖国的我们。
我们曾因为幼时那段遍地硝烟的日子而畏惧星空,但那时我们知道了,在星空中某颗遥远的一等星照耀下,也有着我们所向往的、守护世界的勇者之姿。所以即使行走在这颗满目疮痍的星球上,我们也不会放弃希望和光芒,因为星星就在那里,就在那里像照耀着所有人一样,照耀着弱小的我们。
然后,我们要去见他。
若是能让他看向这颗渺小的行星,我们的家乡,也一定能得到拯救、重获自由吧?我们如此相信,我们必须相信。
于是我们站在了事务所的门前。
这一看就是家不入流的事务所,但我和日彦并不在意。比起从何处起步,更重要的是目的是否能达成——我们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。
一只绿色的鼯鼠蹦出来接待我们:“你们有什么事吗?哒恰。”
说起来,对这种体型小巧的生物居然能进化出文明、占领这颗星球,我到现在都还觉得很不可思议。他们觉得仙女星的原住民是很美丽的生物,所以正在大肆搜罗人才进行宇宙范围内的偶像活动。但是在我们看来,怎么说都是这种毛茸茸圆滚滚、说话还自带语尾的小家伙看起来更有娱乐价值吧?

嘛,也没关系。反正在这颗星球上,你们也横行不了几天了。
“你好啊。请问你们……”
“还收偶像吗?”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