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微小的账号

恐れず揺るがず妬まず恨まず 誰よりも強かに麗しく世に咲き誇る女になりなさい

【双子生贺】时间足够你爱

别府兄弟生快w
双子/哒哒恰,亲情向,趁着这只耗子(误)还没把双子玩黑化来写点这三只的治愈小短篇。哒哒恰视角,ooc和各种私设出没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那还是要麻烦您送上门来了哒恰……您也知道的,我这幅样子不方便在那颗星球出门哒恰。”
“好的,您请慢走。”
道过谢之后,我慢悠悠地飞进了舱门。很快我就感受到了飞船起动的产生的超重——即使作为经纪人,习惯了时常在各个星球之间来回,每到这时我还是会感受到轻微的不适。
真是的,好不容易回趟老家,结果就是为了办这事,连上次说要约我的陪酒小姑娘都没见成……好歹我单身历也有四五百个公转周期了吧?连母鼯鼠的小爪子都没有牵过,倒是拉扯大了两个不省心的拖油瓶……哒恰。
这么一想头更晕了,哒恰。
为了忽略这种不快,我抬起头看向舷窗。没有了大气的散射和遮挡,从这里看银河比地球要清晰得多,透过深海加速液看去的星空,如同镶在洁白舱壁上的宝石。
说起来,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呢……不,根本不用想,肯定也是去制造怪人了吧,不然就是抱在一起偷窥对面澡堂老板劈柴……哪有个当偶像的样子,连照顾自己都不会,明明是家政科出来的,挑食、到点不吃饭和喜欢熬夜的毛病至今没改,辛辛苦苦做好的锅,被他们看见一点点青椒和胡萝卜就算彻底废了,扯着被子角费了吃奶的劲替他们盖好,半夜一起床又看见他俩抱在一起看星星,或者看对面澡堂。这种没有半分偶像气质的行为要是被那群小粉丝看到了,肯定是要大跌眼镜的吧。
更糟糕的是习惯了我的照顾之后,他们就开始蹬鼻子上脸了,越来越不听话了不说,还对我呼来喝去……真是两个没有一点感恩之心的家伙,哒恰。
那,这次总该感谢我了吧。节目组早就解散,连那家电视台都濒临倒闭了,托了好久的关系,花了大价钱,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礼物……这次他们肯定会喜欢的,肯定哒恰。
终于到了,地球这时已经是黄昏。送货上门的人已经在屋顶上等着了,签收完包裹送走对方,站在屋顶上望着远去的飞船和万家灯火,我突然觉得有点寂寞。
为他们,也为了我自己。
今天对所有人而言也是个普通的日子吧。防卫部依旧黏在一起无所事事地混日子,制造出的怪人依旧被摧枯拉朽地打倒,对面澡堂的老板依旧近乎过度保护地宠爱他的弟弟,他们也……依旧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我们也依旧各怀心事地坐在一起,食不知味地吃着一桌子的佳肴。
嘛,也没关系,哒恰。
反正也只是觉得这两个家伙恰好可以利用而已。反正也只是为了收视率而已。比起他们所带来的价值,花这点精力和金钱算不了什么,哒恰。
也许做完这期节目我应该真的安定下来,听妈妈的话离开物价高昂的首都,回老家找只情投意合的母鼯鼠恋爱、结婚。然后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,真正的孩子。然后也许我也会故意在菜里加他不吃的食材纠正他挑食的坏毛病,也会在半夜偷偷起身看他有没有盖好被子,也会在他去参加朋友聚会的时候偷偷看着他有没有和人好好相处,会不会被人欺负……不过,那都与现在的生活没有关系了。
反正在我漫长的生命中,这样的过客多如过江之鲫,何不趁着还有时间,对他们好一点呢。
不是吗,哒恰。
“咦,你们在啊。”我拖着庞大的包裹努力爬进家门——不愧是上代的爱之战士,连战斗服装都这么沉重……这就是爱的重量吧?这个尺寸,真厉害哒恰……
“今天晚饭可能要晚点了哒恰。不过你们快过来看看,今天是你们生日,我给你们准备了惊喜,哒……
“……恰?”
“愣着干什么,快过来吃饭啊。”挑起眉头,不满地抱怨着的,是任性的弟弟。
“今天好晚啊,菜都凉了。”接着弟弟的话,露出责怪的神情盯着我的,是相对成熟的哥哥。
而他们俩面前的桌子上,是一桌一看就是精心准备过的菜肴。与我每天家常便饭的锅不同的,精致、华奢、甚至连餐盘都被细心装点过的菜肴。
这个品位,一看就是出自这两兄弟的手笔吧。好歹也是家政科出来的,还真是有一手呢,哒恰。
“我也……一起吃吗哒恰?”
“这就是……”
“做给你吃的啊。”
“……恰?!”
我以为我听错了。我一定是听错了吧?这不是我认识的那对别府兄弟啊,恰?!
“想了想虽然你又烦又唠叨……”
“而且总是往锅里放胡萝卜和青椒。”
“但是这几年来……”
“也多亏你照顾了。”
“怎么突然……想起这个哒恰……”
他们对视一眼,目光相交,自然而然、一如既往地,同时说出了对方想说的话。
“因为今天,是我们的生日啊。”
“这样……哒……”
我突然想起刚从街上把他们俩捡回来的时候。那年张灯结彩的平安夜,结束了节日也不能停下的事务所的工作,无所事事地走在街上、害怕回到出租屋的我,遇见了一对同样无家可归的双胞胎。
大概是流落外星球的人类吧……真是稀有。
在整个碳基文明世界的娱乐节目中,人类这种低级、蒙昧而美丽的生物都相当受欢迎,比起冒着触犯《低级文明保护法》的风险去地球那种原始的保留地寻找素材,这对现成的人类双胞胎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藏。
那时我的事务所濒临倒闭,抱着“也许这类型会意外地受欢迎吧”这样的想法,我降落在他们面前。
“你们,想不想成为偶像啊?哒恰。”
“你是谁,圣诞老人吗?”蓝色衣服的小朋友抬头望着当年很火的某档电视节目的海报。
“Haru,圣诞老人哪里有绿色的。”较老成的红色衣服的孩子已经稍微有了点少年的样子,注意到弟弟的情绪,他补充了一句,“不过说不定真的有呢,也没有人规定过圣诞老人应该长什么样啊。”
“就算真的有,他也不会来找我们的吧。”弟弟低下头,有点失望地嘟囔。
“我不是圣诞老人,不过我可以帮你们实现你们的愿望,哒恰。”我伸出爪子,指着他们仰望的那张海报,“你们想变成和他一样的人么?哒恰。”
“诶——”
两个小孩子忽然兴奋起来,抱在一起看着我,脸上泛起谜之红晕。
我就这样以近乎坑蒙拐骗的形式将他们带回了事务所。事实上他们也的确没有让我失望,走红的速度快得连我们自己都吃惊,娱乐新闻头版和狗仔的目光尽数被他们占领,白纸黑字的大标题赞美他们为“银河的超新星”。但是不知为何,我却总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。
与我们不同,再怎么使用高科技的手段续命,人类的寿命也是有限的,偶像的赏味期限,更是只有昙花一现的短短几年。就像在银河系中爆发的超新星,一时无两的风头过去之后,他们自己只能成为如同白矮星一样、被榨干了所有活力与能量的遗体。
对我而言,培养他们成为偶像,然后利用他们作为跳板晋升,只是一个工作周期的事而已。能看着他们成长、陪在他们身边的时间,即使以人类的计时方式来看,对于他们的一生,也只是短短一瞬。
那么,那之后,他们怎么办?
偶尔夜里起身给他们盖完被子,也会想着这样的事。但那也只是一瞬的闪念而已。他们也不会留恋我吧?夜里着凉也好,不按时吃饭也好,捅出娄子没人善后也好,成为大人的他们一定也能妥善解决的。银河的每一条旋臂中,都有那么多高速运行的星辰与错综复杂的轨道,在一颗恒星以亿年计的漫长生命里,总有一天我也不会记得这对疾驰而过的双星,也会在自己的轨迹上,将光和热洒向自己的行星系。
本来应该这么想才对……本来应该这么想的。
“哒哒恰?”
“你怎么了?”
“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怪怪的。”
“该不会是鼯鼠的思春期到了吧。还是节日会让鼯鼠也脑子进水?”
“不……没什么哒恰。”我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,急急地挥动爪子,“比起这个,不如先拆开礼物看看吧,恰?”
“还有礼物啊。”
“不知道会是什么呢……”
“不过在那之前……”
他们对视一眼,仍旧是一如既往的默契。
“我们先来唱生日歌吧!”
果然,小孩子还是小孩子啊。
“哒哒恰也一起!”
你们是认真的么哒恰?我记得某次陪你们练歌的时候我一时兴起嚎了几嗓子,后来被你们评价为“一生都难以忘怀的灵魂歌声”。
嘛,不过唱几句也没关系,反正这里没有狗仔,摄像头也关了。毕竟是生日嘛……哒恰。
“一、二、三——”
“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……”
今天是个很普通的日子吧。防卫部依旧在混日子,对面的兄弟依旧恩爱温馨,还有世界,也依旧安宁和平。一切都没有变,一切都没有变过。
“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——”
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。我们之间,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发生变化——不,不如说,有什么早已成形的东西,正在被我们渐渐察觉。
今后这样的日子也会继续下去吧。我有足够的时间看着他们的生老病死,在漫长和一瞬的、擦肩而过的生命中。我也不再会为人类蜉蝣般朝生暮死的生命而感慨,在起身为他们盖好被子的每一个午夜抬头望向亘古不变的星空——
即使如此,时间足够你爱。
“好了,吹蜡烛吧哒恰?”
“……嗯!”
“说起来,你要送给我们的礼物是什么啊?”
“那个,要睡前再拆哒恰!你们会做个好梦的,哒恰。”
“什么啊……”
“那,我们先回房了。”
果然,还是急着拆礼物的小孩子心态吧。那么,今晚做个好梦,我的孩子们。
我的双胞胎,银河偶像,生日快乐。

评论(14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