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微小的账号

恐れず揺るがず妬まず恨まず 誰よりも強かに麗しく世に咲き誇る女になりなさい

腿个手书进度,考完试我就填坑......

今晚一口气把更新看完了,虽然感觉有点过于夸张了但漫画挺有趣的.....我喜欢小白!她的三观我不能说认同也不能说反对,毕竟那也是一种所谓生存智慧,这个妹子总让我想到纱绘子,所以我对她也讨厌不起来。不管喜不喜欢,这类人作为一种社会现象,存在并且必将长期存在,她们是这个资源一边倒地倾向男性的社会的产物,也是其受害者。这时候我就想到丁玲的三八节有感了,“她们不会是超时代的,不会是理想的,她们不是铁打的,她们抵抗不了社会一切的诱惑,和无声的压迫”,我认为作为女性,最应该做的大概不是戳这些讨到更多残羹剩饭的女孩子的脊梁骨。至于有人问“如果这种人出现在你身边你还喜欢吗”,我一个只对纸片男人感兴趣、四年没认全班上男生的死肥宅,闲着没事撕人家受欢迎的软妹子干什么?
本子嘴刻薄但是人是真的挺好,虽然她也位列极品之一,但是她做的最极品的事也就是在网上发个贴吐槽,她和学霸比起另外两个真的还能算得上耿直。我觉得她和小白是最有潜质成为塑料姐妹花的,整间寝室好像只有她俩稍微互相看得上一点,要是真的成了的话这对就是反派女王陛下和披着灰姑娘皮的安陵容,脑补一下简直带感啊!

【坑】欢迎来到加帕里师范大学

大学paro,不定期更新,可能会坑掉
CP私货多,流水帐文笔,想到哪写到哪
人物属于原作,ooc属于我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(一)
秋风送爽,丹桂飘香,美丽的加帕里师范大学又迎来了一年一度迎新的日子。操场上人头攒动,放眼望去全是可爱的女孩子,好不壮观。
然而在秋老虎的艳阳下搬行李并不轻松。领完军训服站在宿舍楼下,未来小姐不无担忧地看着小包,颇有种嫁女儿的架势。
“小包,你一个人真能拎得动?”
“没关系我拎得了……家里狗还没遛呢吧?”
“对哦!”菜菜忽然跳起来,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,“都怪未来早上急着出门,她肯定憋坏了,今天还没遛她呢。”
“那我们走啦!”未来干笑着,迅速跳上车发动了引擎,留下小包站在原地,脚边还放着蛇皮袋和行李箱。
对了,刚才迎新的学姐说的是宿舍在六楼吧……
不管怎么说,先慢慢搬吧。小包哼哧哼哧地拖着行李箱,扛着蛇皮袋,在楼道里缓缓挪动。
“哇——”
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叹。
“好厉害!你怎么这么多行李?”
小包循声望去,一个橘色头发的女孩子扛着一桶纯净水,站在楼梯间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。
高中三年都活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气氛下的小包,第一次看清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。
“呃……不好意思,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搬下东西?”小包试探着问。
“好啊,你等等,我把水给放下来先。”
对方居然真的卸下了肩上的水,很自然地接过了小包的行李箱。一番艰难的搬运之后,两人停在了601室门口。
“好累……”小包背着的虽然是比较轻的蛇皮袋,却还是觉得骨头都要散了。
帮小包搬行李的女生也累得不轻,但这完全阻挡不了她的交流欲:“没想到我们是一个寝室的,好巧啊!”
“真的好巧......谢谢你。”小包好不容易缓过来,擦擦额头上的汗,向她道谢。
“对了,我还没有自我介绍的吧?我是薮猫!”
“嗯,薮猫,辛苦你了!”
“嘿嘿,没事没事,一个宿舍的嘛,这有什么。”
薮猫拿出钥匙开了门。寝室里没开灯,采光也不怎么好。地方很大,但是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塞满了,内衣和内裤挂得到处都是,刚吃完的外卖盒子也没丢。地面勉强还能看,但到处都是头发,总之就看起来的样子而言,这里大概三天没打扫过了,或许更久。
“嘘,小声点!”薮猫轻手轻脚地放下东西,指了指一个挂着床帘的铺位,“那个铺好像住人了,但是我从来寝室起就没看见她醒过……”
“你们几个,哪个部门的?”
一个阴森而威严的声音突然自她们头顶传来。薮猫和小包抬头望去,床帘被掀起了一角,ipad惨白的光照亮了这个逼仄的空间,在那仅有的光源下,一双金色的眼睛注视着她们。
“噫……”
小包大惊失色,薮猫也吓得说不出话。
“问你们话呢。”
“我们是这届大一的,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。”薮猫很快镇定下来,开始自我介绍,“我是薮猫,体院的。”
“你好,我,我是小包,外院的……”
“哦……”
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慢慢缩回去。
“我还以为是学生会的来查卫生,吓死我了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~”对方打了个哈欠,关掉了ipad。“那我先睡了,就不帮你们忙了哈。”
“嗯嗯,你睡你睡......”小包点头如鸡啄米。
“哦对了,我是狮子,戏影大三的,你们和别的专业混寝的话班导应该和你们交代过吧?”狮子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又探出头来,指了指她对面的床位,冲着薮猫说,“这个是你们系大三的直系学姐,叫驼鹿,脾气超差,你们小心点别惹她啊。”
“嗯,学姐你好好休息……”
薮猫和小包擦了擦汗,收拾好东西,然后出门吃晚饭了。
薮猫比小包来得稍微早一点,早就在学校里混开了,因此整顿饭都是在她的八卦中度过的。事实上小包对薮猫这人也早有耳闻,毕竟整个新生群里只有她水到了最高级,虽然发言大多都是666之类无意义的刷屏。
“小包你知道吗,咱们这届男女比例1:7啦!”
“啊?不至于吧?”
“听学姐说的啦,尤其是你们外院,据说一个篮球队都凑不齐,连跑来蹭吃蹭喝的流浪猫都全是母的。”薮猫边吃边挥着筷子,说得眉飞色舞。
“没必要刚开学就告诉我这么悲痛的消息吧……”
小包不禁想起了某个关于师范大学的经典笑话。但是加帕里师大好歹是大学城的一分子,总不至于窝边草都吃不到吧?
“听说对面有个理工大学,平时不联谊的吗?”
“联谊倒是每年都有啦。”薮猫扒着饭,腮帮子塞得鼓鼓的,饶是小包经历了整整三年英语听力的摧残,都费了好大劲才听清。“不过帅一点的多半被师姐们挖走了,剩下的你绝对不会想和他们联谊的,相信我。”
“但是单身学姐好像还是很多啊...”
“嗯,僧多粥少嘛。”薮猫点点头,“小包你当心学姐啊,说不定读着读着就弯了。”
“那是刻板印象,刻板印象!”小包试图辩解,“我们外院的女生,直得不能再直了。”
“但愿是这样。”薮猫耸耸肩,岔开了话题:“对了,我们寝室三个人其实都是老乡来着,你知道吗。”
她放下筷子擦了擦嘴——师大一向有“加帕里吃饭大学”的诨号,这当然不是浪得虚名,薮猫的肚子此时已经鼓得像河豚了。
“哦......我小时候是在稀树草原住过一阵,后来搬走了,不过有些亲戚还留在那。”
“搬走了挺好,稀树草原穷得土都冒烟,有出息的都出来混了......对了几点了来着?”
小包看了看表:“六点半了。”
“我们晚上有班会,我一会得走了,你晚上还有事吗?”薮猫收拾好碗筷,站起身来。
“我们也有班会,在第一教学楼。”
“那一起走吧?”
“嗯!”
在教学楼大厅道过别之后,小包找到了自己班级的班会会场。她探着头往里看了看,确认无误了才进门,所幸没有人注意到她这个有点怂的动作,大家都在聊天。
头顶的日光灯管发出滋滋的响声,小包百无聊赖地盯着它们。周围也很安静,大家等着班主任和班导进来,讲话都很小声。
小包本来就胆小,不太善于交际,此时更觉得自己像刚进贾府的林妹妹,唯恐说错话做错事,跟同学交流起来甚至有种诚惶诚恐的感觉。
她突然有点怀念和自己度过一整个下午的新室友了。她也知道一直依赖别人是不对的,这也是她家就在本地却选择寄宿的原因。但是当被扔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时,她仍然想抓住仅有的一根稻草,虽然对方也才和自己认识不过几个小时。
薮猫当然不会知道自己被小包当成了救命稻草。体育系的学生大多都是开朗直白的,很快薮猫就和同学混了个半熟,在班主任河马的三令五申之下,喧嚣的教室才基本上安静下来。
河马是个很热心的人,热心得甚至有点过于唠叨了,让这群刚进大一的小伙子小姑娘想起了自家的姑妈阿姨们。但作为班主任她是经验丰富的,讲完一些注意事项之后,她便把主场让给了班导,由她来炒热气氛。
“这是你们的班导,驼鹿。”河马简短地介绍完之后,又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,“她是我们院会主席,如果有同学有意向进学生会,可以找她了解一下。”
教室里议论纷纷,薮猫却对学生会完全没有兴趣。不过驼鹿......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,在哪里听过呢?
她思考了很久,在当晚回到寝室的时候,她才想起来。

TBC

“吾的挚友哟,一决胜负吧!”

不知道为什么被和谐了只好发长图……我怂我不打tag了

P1:日常欺负副市长
P2:吃了发酵的苹果醉倒卡在树上的驼鹿
P3:一只被挠了下巴感到很舒服的猫
P4:好像是为了遮什么而换了衣服

在图书馆画小黄图可以说是放飞自我了,还是马克笔适合劳资

突然想到之前还改了个图?其实我没看过白夜行2333